[喻黄|END]不可思议的二三事

虽然觉得这个只是段子拼接,并没有修改的价值,但还是改了。

下一篇一定要编一个故事!


1、意外之事

 “文州!!”

从天而降的不明液体,那个诡异的颜色怎么看都不像好东西。黄少天早就习惯保护喻文州的身体先一步做出了判断,猛地扑向喻文州,把人挡得严严实实。

好在两人因为惯性滑出一段距离,躲过了重灾区。

楼上徐景熙探出半个身子,一脸的惊慌。

“喻队!黄少!”看到黄少天赤裸的胳膊上刺眼的颜色,徐景熙整张脸都青了,直接从三楼的紧急通道滑了下来。

喻文州虽然不知道这些看上去很不好的药水到底有什么作用,单就徐景熙的反应就够让他心惊的。

“队长!黄少!你们没事吧!”晚了几秒下来的郑轩也是一脸的歉意。

“文州文州!你没事吧!有没有摔疼?有没有让那些奇怪的东西淋到?”黄少天先没顾上自己,第一时间拉着喻文州左看右看,确定没有事才放心。

“少天,我没事。你身上倒是……”

喻文州话还没说完,三个人就看着黄少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

随身的冰雨歪在地上,原本合身的衣服越来越宽松。

黄少天一气儿变成拳头大小才停下,被衣服埋了个彻底。黄少天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衣服堆里露出个脑袋。

四个人都是一脸惊恐。

“哎呀!景熙!这……这怎么办!”

作为罪魁祸首的郑轩话都说不利索了,毕竟如果不是他跟徐景熙闹别扭,也不至于把药剂锅撞翻。

徐景熙被郑轩一问,立刻甩开震惊的情绪,沉着脸开始计算解药的剂量。

喻文州也不淡定了,心急的看着黄少天,试图把他捡起来。

是的,捡起来。

“文州!!!”黄少天自然是四人中反应最大的,煞白着脸,拼命的扭动身子,胳膊在布料下胡乱挥舞。

人虽然变小了,嗓门依然响亮:

“我没穿衣服!!!”

三个人听了全是一愣:我说黄少,你原来在担心这个么!!

 

黄少天并不是不担心,只是看到了徐景熙的表情知道自己不是没得救,现下的高危情况是喻文州要把他捞出去。

那是不能够的!!

他可正裸着呢!!

只有喻文州也就算了,他可没兴趣在徐景熙和郑轩眼前裸奔,又不是澡堂。

虽然药剂是半成品,但是成分徐景熙还是清楚的。

“喻队,黄少的解药至少要等到下一个月圆才能开始做。”

“那解药就交给你了!”喻文州听到有解药点点头,算是放下心来,“郑轩,你俩去给少天找件衣服。”

“好!”

看喻文州把人都支走之后,黄少天磨磨蹭蹭的爬出来。初春的温度还是有点凉,赤裸的身体打了个冷颤。

喻文州捡起肉呼呼的黄少天,顺手捏了捏软软的小身子,被黄少天一巴掌打在手指头上。

喻文州笑着把黄少天揣进怀里,用衣服盖好,轻轻的托住小小的身体。

黄少天趴在喻文州胸口,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手不自觉的拉住喻文州一缕垂下的长发。

未发一语。

 

荣耀大陆,蓝雨之地。

今天,真是又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呢。

 

 

2、当务之急?

黄少天从喻文州的衣襟里探出头,气急败坏的指着眼前的慰问品:“你说他们这都什么人啊!!你看看你看看!!你看那是什么!!!”

他这边还没找到合适的衣服呢,黄少意外变土豆的趣闻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大陆,喻文州屋里的传送阵不断闪着提示光,各地“知心好友”纷纷发来贺电,还有些丧心病狂的直接给徐景熙下了订单。

虽说黄少天不会一直保持土豆大小,但是到下个月圆之夜还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调配解药又要一段时间,这么多天也不能就让他赤裸裸的趴在喻文州怀里。

黄少天受得了,喻文州也受不了啊。

可怜我名誉大陆的第一术士,撸着袖子,满头薄汗,愁眉苦脸的拿着布片针线,试图先做出一件应急的衣服。

“啧!”喻文州手一抖,结结实实的给自己扎了一针。

妈的,比召唤十个死亡之门还累!

“嗯?”感觉到黄少天扯了扯自己的头发,喻文州低头看向怀里的小家伙。

“文州文州,别缝了,等会让郑轩他们给我随便弄几片布就好了,本来也不要几天的嘛。”

“或者把楚云秀给你的这件穿上?”

黄少天看了看桌上的那套性感短裙,明显是女剑客的战衣!!楚云秀我跟你不共戴天啊!!!

喻文州笑着看黄少天忧伤的看向自己,用手指戳了戳他的小脸。

“晚些时候穿不穿?”

黄少天恨恨的抱住喻文州的手指,啊呜一口咬了下去。

正常大小的黄少天都没舍得咬疼过喻文州,土豆版的就更没什么杀伤力了。说是咬,那力道更像是在舔伤口,轻轻柔柔的,喻文州觉得差点被针戳穿的手指也没那么疼了。

 

黄少天在喻文州怀里暖烘烘的,没一会儿就呼呼地睡着了。

喻文州侧靠在床头,小心翼翼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仔细的看着怀里的小家伙。英气的小脸因为压在自己胸口,有些变形可笑,嘴唇微微开合浅浅的打着呼。小手松松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从一开始就没松开过,整个人蜷缩着。

喻文州轻轻的抚摸黄少天柔软熨帖的发丝。

其实,少天也是害怕的吧。喻文州心里想着,如果是自己估计也要像他这样逞强。

 

怎么能不怕呢,从大陆的剑圣突然变得毫无自保能力。

未知的危险,最是恐惧。

 

“没关系,有我在。”黄少天的梦里,响起了这么一句话。

 

晚餐时间,蓝雨的铸造师蓝河给黄少天送来了一箱子的衣服,从内到外,从头到脚,从战袍到睡衣,春夏秋冬的都备齐了。

“我说蓝河你什么意思!!弄这么多是要祝我永远这么大小嘛!!还有那件!!别以为我没看见!!那件粉色带花边的是怎么回事!!谁给的谁给的,赶明儿砍了他!”

黄少天越说越激动,露着半个身子,差点从喻文州怀里掉出来。

喻文州把他往里按了按,拢了拢衣襟挡住他光溜溜的身体,一脸无奈的的看着那箱衣服。

“这可很多人特意赶工做出来的,我们铸造行还特意给你打了一把剑,形状跟冰雨一样的,你看!”蓝河装作没有看见黄少天的屁股蛋,拿起桌上牙签一样的剑,在黄少天眼前比划了比划。

黄少天瞄了一眼,还算满意。

“哼!这还差不多。”

“大家都很关心黄少,你可要快点变回来啊哈哈哈哈!!!”

“我削了你信不信!!!信不信!!!!!”

蓝河告辞之后,黄少天才从喻文州怀里钻出来,随手拿了件睡袍套上。

“终于穿上衣服了!文州,去吃饭吧!我饿了!想吃南瓜浓汤。”

喻文州挑出一套柔软的内衣,示意黄少天穿上。

“你那底下可是真空的,外面那么多关心着你的人,危机感太逼人了。”

“文州你是吃醋了么?关心你的人也不少啊!隔三差五就有礼物的人也好意思说我嘛!”

“可是喜欢你的人确实很多啊。”

“但我只爱你一个!”

喻文州心里一暖,笑着看黄少天拍了拍穿好的衣服。

“我也是。”

 

3、闲散之徒

黄少天变小之后第五天。

“少天,你说咱们收门票好不好?还能创收。”加个火圈,拉根麻绳,弄几根单杠,打出“蓝雨剑圣巡回演出”的广告,蓝雨也就不用靠那些危险的讨伐任务赚钱了。

“文……文州……你你你你在想什么!不管你在想什么都给我打住!!”黄少天拍了拍喻文州阴笑的脸,气呼呼的爬回喻文州的衣襟里,躲避喻文州屋外的围观群众。

 

“文州我们现在要去哪?就在屋里不行么,这么多人看着简直太丢人了。”

“蓝雨山庄,在那边你还能自由一点。”

 

“哎!黄少天那小子呢?快让我看看!”一阵耀眼的白光之后,魏琛从蓝雨山庄传送点里钻了出来。

“黄少!黄少!我们来看你啦!”魏琛前脚刚到,刘小别被卢瀚文拖着也出现在院子里。

蓝雨山庄的传送点自打喻文州和黄少天到了就没停下来的闪,不一会院子里乌泱泱的一片全是人,一大波各领地战将正在逼近。

 

“少天?”

喻文州看着一院子的熟人,再看看怀里睡的正香的黄少天,有点不太忍心叫醒他。

“他这么睡正常吗?”郑轩问徐景熙。

“不应该啊,这个没加过催眠的成分。”

喻文州也觉得最近黄少天睡得有点太多了。

韩文清凑近了看着袖珍的黄少天,说:“不然让新杰看看?”

“他是因为晚上没睡好吧,这黑眼圈都出来了。”要不说女孩子心细,楚云秀看了看黄少天,一语中的。

“喻队你心也太狠了吧,黄少都这样了还不让人好好睡觉。”

 

喻文州冤得很,怎么就不让人好好睡觉了,最想跟他睡觉的就是我了好吗!!

有本事你们也把自己的心肝宝贝天天揣怀里!!

黄少天就喜欢趴在我怀里睡能有什么办法!!

最舍不得黄少天受苦的就是他,为了能让黄少天睡得安稳他也很辛苦。

黄少天晚上也想窝在喻文州怀里,又舍不得他休息不好。

喻文州怕黄少天睡觉太不老实,睡着睡着自己滚到犄角旮旯去,跟自己放一起又怕一不小心把人压扁。

两个人为了睡觉这么简单的事费的心比策划战术费得还多。

最后在喻文州枕头边用软垫围了个圈,算是给黄少天搭了个简单的床。

试了两天,效果不错,喻文州也就这么用了下来。

黄少天睡眠不足?没道理啊!

 

黄少天一觉睡起来被眼前的壮观景象惊呆了,就连大陆会议这些人都不一定能全员出席。当然那么无聊的会,如果不是喻文州他也不会去,可这不是重点,好吧如果随便换个什么人变成土豆了他也会去围观,但这不妨碍他嫌弃别人。

“你们都很闲吗?不在领地里看着不怕被屠城吗??主将跑出来遛弯你们领主知道吗???哎妈呀!这谁家的召唤兽,躲远点躲远点,别踩着我!哎哎哎哎哎哎!!!!别追着我烧啊!!!!啊啊啊啊!!!!!!文州文州!!!!!救命啊啊啊!!!!!!”

小土豆一样的黄少天被身后的火精灵追着,瞬间使出了剑影步,七个土豆丁在人群里四处乱窜,搜寻喻文州的身影。

他家队长早被热情的群众挤出了边缘,听到黄少天突然拔高的嗓门,无奈的顿了顿法杖,对着满地跑的黄少天施了束缚术,拉到手心里,警告性的瞟了一眼热闹的人群,火精灵“噗”的一声消失在空气里。

“好了好了,都看够了吧,散了散了!”坐在喻文州手里,黄少天又得瑟了起来。

“嘁——”人群里爆发了一阵起哄的声音。

“不过瘾的那边有演武场,自己找人打仗去。”喻文州把黄少天揣进兜里,说道。

满场的战将本着见好就收的原则,三三两两拉着人进了蓝雨武场,自个儿制造热闹去了。

难得大家都在,你砍一刀我戳一剑的,热络热络感情。

 

    4、高亮之光

“文州,肉!”黄少天坐在喻文州眼前的盘子里,指着远处的烤肉排。

要不大家都说术士在手,天下我有!

喻文州挥挥手,一大块肉排擦着郑轩的筷子尖飞到了眼前。

郑轩眼睁睁地看着肉排就这么飞走了;“喻队……这么大的肉,黄少吃得下吗?”

其他在座战将都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其实别家基本上都有控制系不准在餐桌上用技能的规矩,久而久之大家对这种情况慢慢地淡忘了。

毕竟分餐不均也会血流成河的!

可蓝雨不一样!他们家老大历来都是术士,老大要用操纵术,随便用!!想用啥术用啥术,想在哪用在哪用!!

餐厅的桌子,浴室的墙,冒着蒸汽的洗澡堂!

不,其实喻文州不太在餐桌上用咒术,这次只是特例。

黄少天拿着蓝河给的小冰雨当餐刀,刷刷几下把肉切成小块,戳起一块大一点的举了起来,摇摇晃晃的递到喻文州眼前。

喻文州扶住黄少天的身体,低头吃掉鲜嫩的肉块。

“好吃吧!我特意要厨房照新配方做的,提前好几天就开始准备了,要不是变成这样就自己做给你吃了,一定比这个味道好,怎么样怎么样?”

喻文州压低声音,伏在黄少天耳边说:“没有你好吃。”

黄少天骄傲的在喻文州脸上亲了亲,舔掉失手擦在喻文州嘴角的肉汁,喜滋滋的吃起了盘子里的肉。

喻文州一边照顾着黄少天,一边抽空吃两口饭。

刘小别眼都瞎了,这算是知道卢瀚文的那些道道都是从哪学来的了。

桌上眼尖耳明的都被闪光加音爆搞得恨不得戳瞎双目捅穿耳膜,心中对日日生活在强光下的蓝雨众人泛起了无限同情。

 

5、睡觉之谜

黄少天在接受了惨无人道的围观之后,好不容易送走了最后一波人,四仰八叉的躺在自己的小床上。

“少天。”喻文州给黄少天换好衣服,问,“最近睡得好吗?”

“嗯……”黄少天努力睁了睁眼皮,含糊的应了一声,沉沉的睡了过去。

到第二天喻文州睁开眼,看着身边七扭八歪的软垫,里面空空荡荡的,冷汗瞬间湿透背襟。

“少天!!!”喻文州一挺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头皮被重重一扯。

黄少天原本趴在喻文州头顶,喻文州猛的一起身,带得飞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文州文州文州文州!!!!!”

喻文州也顾不上自己差点被扯掉的头皮,赶紧接住黄少天,宝贝一样捧在手里。

软垫围成的床?

这么不靠谱的东西,完全阻挡不住黄少天那颗躁动的心嘛!

其实黄少天变小之后心里总是没底,不靠着喻文州就烦躁得很。每次都等喻文州睡着之后偷偷爬到喻文州身上眯着,等快天亮了再爬回去。昨天因为被玩得太累,直接睡死过去,自己稀里糊涂的滚到了喻文州头发里,然后就发生了刚才飞天剑圣的情景。

 

黄少天坦白之后就端坐在喻文州腿上,俩人一大一小深情,啊不,严肃对视。

喻文州很生气,气黄少天,也气自己。

怎么就那么不爱自己!

怎么就不能再细心一点!

“文州……”黄少天站起来,在喻文州腿上站不稳,歪歪斜斜的走了两步被喻文州捧了起来。

“唉……”喻文州叹了口气,真是拿他没办法,“你总是这样,有什么总要挡在前面,总要护着我,能不能爱惜自己一点!”

“你不也一样……”黄少天不服气,被喻文州一瞪,声音直接降了好几个八度,“你不好受我会心疼嘛……”

“那我就不疼了?”

黄少天抓着喻文州的手指摸了摸,睁大水汪汪的眼睛说:“以后不这样了好不好?”

“……”

“好不好?”

“唉……每次都让你蒙混过关。”喻文州没辙,心都要化了还能怎么办。

以后?以后再说以后吧。

 

6、雷狼乱入

“文州,快来看,这里有只……有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蓝雨山庄的院子里趴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脏兮兮的,浑身是土,窝在草丛里呜呜的哀叫。

“这身上还有个铭牌,应该是谁家走丢的吧。”

“这个……难道不是召唤兽?从来没见过这种动物啊,长得真逗,看他那小短腿!哈哈哈哈胖的都看不到爪子了!”黄少天凑近了,想要摸摸那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小可怜。

“嗷呜!”噼里啪啦!那小东西警惕的叫了一声,浑身亮了起来。

“哎??还放电!!!”黄少天灵活的一个侧步,堪堪避过突然落下来的电流。“你这个小混蛋,哥哥我好心要救你,你居然想电我!看来你精神得很嘛!吃我一剑!”

“嗷嗷!”嗞嗞——嗞——

“还敢放电!找打!!想不想吃饭了!想不想洗澡了!还敢放!再放再放再放!!!”

“呜呜——”嗞——

“少天,别欺负它了。”

虽然那电流弱得可以忽略不计,还有不少放到一半就哑了火,但顶不住会出什么别的幺蛾子。

喻文州把黄少天往自己身边扯了扯,打断了这场不像话的打斗。

“哼!看在文州的面子上饶了你!”黄少天恶狠狠的冲小兽挥了挥拳头。

“呲!”小兽呲着牙冲黄少天亮了亮利爪。

“噗!”喻文州没忍住,笑了出来,“你俩一定能成为好朋友。”

“谁要跟这种不知好歹的家伙做朋友!”

“嗷嗷嗷嗷嗷!!!”不知好歹的小家伙表示同意!

“好了,来。”

喻文州冲黄少天伸出手,示意他上来。

黄少天跳到喻文州手里,顺着胳膊嗒嗒嗒嗒一路跑到喻文州肩头,一屁股坐了上去,这些天他已经很熟练了。

喻文州又向浑身炸毛的小家伙伸出手,小家伙小心翼翼的凑近,试探的舔了舔喻文州的指尖,浑身竖起的毛慢慢伏了下来,呜呜的叫了两声,蹭到喻文州手里。

喻文州看着小毛球的举动,像极了黄少天,越发喜欢这个小家伙了。

 

洗澡的时候,小毛球圆圆的蓝眼睛一眨一眨的直盯着喻文州,乐呵呵的摇着尾巴,享受着喻文州的按摩。

黄少天拍了拍小家伙:“哼哼,你也就享受这么一次了,好好珍惜吧哈哈哈哈!!!!”

噼啪!一道落雷打在黄少天手上,不重但也不轻。

“嘿!你还想跟我抢吗!!做梦呢!”

“你们到底是怎么交流的……”

要不是喻文州拦着,黄少天下一秒就得下水跟它战上一战。

喻文州把黄少天塞进怀里,专心给小家伙洗澡。

洗干净的小家伙英俊得很,亮黄色的鬃毛从头顶一直盖到尾稍,头上两个圆圆的小犄角从黄橙橙的毛里露出个头,四肢还没长成的鳞片被白绒绒的毛覆盖着,黄灰色的软毛蓬蓬着盖住小肚皮。

现在这小家伙正撅着屁股啊呜啊呜的吃着肉,一脸的满足。

黄少天不满喻文州去照顾那个恬不知耻的家伙,正躺在他大腿上咕噜咕噜的打滚撒娇。

“人变小了,怎么情商也跟着降了。”喻文州圈着黄少天,防止他掉下去。

“我不管,这个小混蛋用雷劈我!还敢吃我的肉!我要跟他决斗!打得它满地找牙!!”

地上的小混蛋动了动耳朵,不屑的冲黄少天呲了呲牙,摇晃着尾巴接着吃肉。

黄少天一个无形剑擦着小家伙的头顶戳到了盘子里的肉上,小家伙一仰头一道落雷打在黄少天眼前不到一公分的空气里。

喻文州看着这俩乐得不行,这么一会关系就这么好了呢!

“咦?这不是雷狼幼崽么?”李远一进门就看见了趴在喻文州脚边的小家伙。

“这就是传说中的雷狼?”

“这个肉丸是雷狼?雷狼这么胖?能打么?”

大家对雷狼龙很多也是只听过没见过,李远前一阵刚签下一只作为召唤兽,还没正式注册呢。

“大概……他爸妈带他来观光?走丢了?”

“那你直接把你的雷狼召唤出来把它带回去不行么?别放这里碍手碍脚的。”

“现在它还没正式成为召唤兽,感受不到我的呼唤啊。”

李远看着黄少天拽着小雷狼的尾巴,不让它爬到喻文州身上,小雷狼。

人生赢家喻文州微笑着站在一边,看着脚下两个小土豆很快就扭打在一起,不可开交。

“小心我把你的角揪下来!不准流口水!!不准舔!我靠靠靠靠靠!!!!你打架这么恶心你爸妈知道吗!!你丢不丢人丢不丢人!!”

在黄少天第三次把小雷狼的口水擦到自己靴子上的时候,李远实在忍不了了,拎着小雷狼的脖子把两个小疯子分开。

“那这家伙就由我来代管了,反正它爸妈找不到也会来找我的。”

“对!带走带走!!别让他来缠着我家文州!!!哎哎哎!!文州你干嘛!!唔噜噜噜……”

喻文州捡起黄少天,放进旁边的水杯里涮了涮,抹干净黄少天的脸又揣进了怀里。

李远看着喻文州带着晕头转向的黄少天走出门才反应过来!

“喻队那好像是我的杯子啊啊啊啊!!!!!!!!!”

 

7、你侬我侬

终于,解药在黄少天的无限期盼中做了出来。

“这个怎么跟那天的一个颜色?”黄少天从喻文州衣襟里探出头,看着眼前的铁桶,“明明是一个样!你想让我缩没了么?!”

“不是那桶,是这桶。”

黄少天歪头看了看另外那个桶,虽说是解药,但这卖相……

“景熙,你确定不是在逗我?这什么玩意儿??比那个缩小药还恶心,能吃嘛!!”

黄少天指着那一大桶冒着绿泡泡的流体状物体,一脸的快让我去死。

“吃你个头!谁告诉你是吃的,这药是外用的!”

喻文州也不太放心的看着桶里的药剂,那东西还不时的嗞啦嗞啦的响两声,真的挺恶心。

“要用这么多?”喻文州估摸了一下份量,就算黄少天变回来也得没过腰。

“这东西黏糊糊的,不用想都够了好不好!景熙你真的不是在报私仇?我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哪做错了改还不成么?”

“你傻啊!这是浓缩的,你想全都用了我还不舍得呢!材料多稀有你知道嘛!你就用几勺的量,兑在温水里就行了,剩下的是用来卖的。”

“哼,能卖几个钱!”

“有价无市你懂不懂!!这俩药随便一小瓶就比你出去做个SS级任务还值钱。”

“谁那么变态要买这东西!!变成土豆有什么意思!!你说是不是文州!”

“……”喻文州其实挺理解,小小的黄少天可萌可萌的,真的是捧在手里怕摔了,亲他一下怕吃了。

换了谁估计都想试一下天天带着爱人是什么感觉吧。

徐景熙拿出一个大玻璃罐,装了点药剂塞给喻文州:“把温水和这个混匀了浇他头上,变大之后冲掉就行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越变越不对的神色,扯了扯他的衣袖:“别想些有的没的,快快快!!给本大爷沐浴更衣!”

“你们别用温泉水啊,里面成分搞不好会影响药效,最好一周内别碰温泉,我让郑轩给你弄了个大木盆,足够你俩用了。”

好兄弟,太懂我!

喻文州感激的拍了拍徐景熙的肩膀,揣着黄少天回了屋。

 

黄少天光着屁股在木盆里游来游去,说:“文州文州还没好吗?”

“这就好了,来,出来吧。”喻文州伸手把黄少天捞了起来,光溜溜的小肉团捏在手上软软的,“以后就不能这么玩了,好可惜。”

“可……可惜什么!”

宽松的睡袍半遮着喻文州蜜色的胸膛,腰带随意的系在腰间,因为弯着腰,衣服下完美的身体几乎完全暴露在黄少天眼前。

黄少天吸了口气:“快快快!终于要变回去了!”

喻文州把黄少天放在桌台上,仔细的把兑好的药水淋在黄少天身上,不消一会儿,黄少天整个人都泛起了绿莹莹的光,下一秒正常大小的黄少天就坐在了喻文州眼前。

黄少天左看看右看看,恩,不错,所有的东西都是原来那么大小,就是这变身效果太不酷炫,有失剑圣身份。

 

黄少天冲喻文州张开双臂,两眼一眨一眨的看着他说:“想我没?”

修长的双腿光裸着,小腿一晃一晃的隔着喻文州的睡袍磨蹭着他的腿弯,双臂搭在喻文州肩膀上,手指缠弄着一缕长发。精壮的身体上有几道淡淡的伤痕,大部分是帮喻文州挡下的。

喻文州轻轻抚上黄少天的头发,手指摩挲着脑后略有些长的发梢。另一只手顺着黄少天肩膀上的伤疤缓缓滑下,抵在心窝,画了个圈。

每次看见这伤痕,心总要揪一下。

黄少天拉起喻文州的一缕长发,珍惜的吻了上去。

两人慢慢凑近,双额相抵。

黄少天用自己的鼻尖轻磨着喻文州的,开口冲喻文州的嘴唇呵出一口气,四目相对。

喻文州笑着贴近黄少天,很近,近到几乎贴上他的唇。

喻文州轻吐舌尖,用极缓慢的速度,隔着一丝空气,描绘着黄少天的唇形。

舌尖偶尔碰到嘴唇,又迅速的缩回。

双唇将贴未贴,似吻非吻。

黄少天向前,喻文州便退后。待那人退去,却又逼近。

总是差了那一根头发丝的距离。

挠得人心痒。

引得人身颤。

黄少天轻哼了一声,有些难耐,哑着嗓子求了一声:“文州——”

喻文州捏了捏黄少天的耳垂,黄少天又往前凑了凑,喻文州却是侧过脸,吻上了泛红的耳根。

霎时,一片绯红弥漫了脖颈。

黄少天泄出一丝呻吟,双腿不自觉的缠上了喻文州的腰,两人贴得更近。

喻文州柔软的舌头来回舔舐着黄少天的耳根,引得人浑身轻颤,挺直了腰身,气息更加粗乱。

喻文州时轻时重的吮过耳廓,舌尖调皮的滑过耳孔,轻轻戳弄。坏心的逗弄使得黄少天整个人软软的挂在喻文州身上,呻吟都带了哭腔。

原本就挡不住什么的睡袍早就被黄少天拉散,赤裸的身体不停的磨蹭着喻文州,被濡湿的深色布料,更添淫靡。

混着粗重的喘息,黄少天不住地求着:“哈啊……文州……别……别……想要你……文州……”

要是平常喻文州还会再撩他一阵,今天真的是忍了太久,只是为了让黄少天更舒服,喻文州还是决定忍一忍,不差这一时了嘛。

安抚的亲了亲黄少天的耳垂,喻文州扯下睡袍胡乱铺在微凉的桌台上,把黄少天压了上去。

稍稍拉开一点距离,看着黄少天迷乱的眼神,微张的薄唇,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结结实实的覆了上去。

热得灼人,软得诱人。

轻吸,吮舔,辗转,撕咬。

顺着仰起的脖颈,一路吮吻到胸前,嫣红的两点在空气中挺立着,被轻轻含住的乳尖因为舌尖的拨弄涨的更大。

黄少天忍不住抚摸上自己欲望的手被喻文州捉住,轻轻的吻了一下手心。

“乖,这就让你舒服。”

喻文州的手指沿着黄少天的臀线移到欲望的中心,顺着挺翘的曲线由前至后,由后向前,来回描摹着。黄少天挺起腰身,捉蹭着喻文州的手指。

“唔……嗯……文……文州……”



评论(1)
热度(26)
©落花生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