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队长和副队的日常

上午的阳光不是很强烈,照进屋里,被百叶窗隔得一缕一缕的。

难得的休息日,喻文州早就坐在写字台前,不时的敲敲键盘,一边写写画画。

黄少天侧躺在床上支着脑袋,看着阳光打在喻文州侧脸上,逆着光,朦朦胧胧的。

专注的爱人,就一个字,帅爆!

 

“喻队——”

带着刚睡醒的鼻音,懒懒的。

喻文州向黄少天的方向微微偏了偏头,眼睛依然没有离开眼前的工作。

“队长——”

软绵绵的拖着声,尾音上翘。

“嗯?”

“文州——”

甜到发腻。

喻文州无奈的侧过头,薄被随意的搭在黄少天腰间,露出赤裸的上身,上面留着昨晚的痕迹,自己留下的。

喻文州的眼睛弯了弯。

黄少天看了,勾勾嘴角,笑眯眯的看着喻文州的眼睛,吐出粉红的舌尖,舔了舔抵在唇上拇指。

修长的手指划过下巴、脖颈、胸口,顺着身体抚上腰间,沿着腰线绕到身后。

揪着被角抬起。

松手。

被子落回原处,发出一声轻响。

喻文州当然知道被子下面,除了黄少天,什么都没有。

好吧,还有床。

黄少天咬了咬下唇,隔空冲喻文州轻吻一下,“啵!”的一声。

真他妈,风骚的要命!

喻文州眯起眼睛,恨恨的。

混蛋!想要累死老子吗!!

浅浅的呼了一口气,喻文州别过头:“快中午了,穿上衣服,收拾收拾。一会不还要跟瀚文他们去吃饭吗。”

黄少天撇撇嘴,啧,勾引失败。

 

 

“黄少,在里面干嘛呢,就等你啦!”

蓝雨战队几个主力四散在客厅里,百无聊赖的等着黄少天。

“黄少是不是选择困难症啊,怎么这么久。”

“前辈,你打算饿死我们吗?”

“哟!黄少,您可出来了!”

“催什么催催什么催,这就好了,催命一样的催催催催催催!!有你们这样的吗,周末还约这么早,让不让人活了。”

“是少天睡得太多了。”喻文州倚着窗台,扫了黄少天一眼。

“怎么你也埋汰我,我这么年轻,还要长个,需要积攒能量,不行吗?不行吗!”

卢瀚文小小的哼了一声,表示不服。

“哎!你小子,欠打!”

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手里不知从哪拿来一把小剪刀。

黄少天一看,立刻胡乱摸了摸自己的脸:“哎?又哪没刮干净么?哪呢哪呢哪呢?”

喻文州拍掉他的手,说:“别乱动。”

黄少天自觉地仰起头,背着手乖乖的站着。

喻文州微微弯腰,拉起下颌软肉上的漏网之鱼,仔细的剪掉,轻轻摸了摸。

嗯,手感不错。

痒痒的。

黄少天不自觉的蹭了蹭喻文州的手,跟他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喻文州放下手上的东西,回过头招呼大家出发,就见一帮人张着嘴直愣愣的看着他们。

“看什么呢,还吃不吃饭了?快走快走!要饿死人了!”

黄少天推着几根木头出了门。

喻文州跟在最后锁门,嘴角翘得更高了。

 

自打喻文州和黄少天确立关系,俩人在队友眼前就没特意藏着掖着。
何止不藏!简直就是俩人形自走闪光弹,搞得几个电灯泡都发挥不了光和热!电灯泡们觉得自己活得很没有价值有木有!

队长和副队天天秀恩爱,时间长了谁受得了!到底有没有人管!

教练我们也想谈恋爱!

 

“文州文州,跟你说啊,你知道吗?王杰希会做烤鸭!做的还相当不错。前一阵不是去他们那边玩,呃……不,前一阵不是去那边技术交流嘛,我们几个人去了王杰希家,就是每人出一个菜的那种,王杰希做了烤鸭,可真好吃,不知道这家店做得怎么样。”

对的,今天队长带大家出来吃烤鸭!

“那你做了什么?”喻文州问。

“我?我跟他们说我要做火山飘雪,结果被揍了。真是没人性,糖拌西红柿怎么了,多好吃啊!配着烤鸭多清爽啊!一帮没品味的混蛋。非要吃什么地方特色菜,麻烦得要命,怎么说都不听啊,我就给他们随便煲了个汤,而且还做了火山飘雪!不过我用的普通的番茄,你不知道他们吃起来是有多狼狈,哈哈哈哈哈……”

……

“你知道我怎么做的吗?火山飘雪。那番茄有我拳头大,把瓤都掏出来,塞上桃子块……”

黄少天献宝一样的把糖拌西红柿从洗菜到上桌从头到尾的讲了一个遍。

其实喻文州吃过他做的这菜,还挺经常吃。黄少天的这道菜是自创的,番茄从底部掏空,里面塞上用番茄瓤拌匀的水果碎块,再用切下来的番茄片堵住缺口,加上牙签固定,最后撒上绵砂糖。

黄少天给他做的时候总是用胖嘟嘟的圣女果,馅料都是用刀细细的切碎,口感比机器榨的泥好很多。

就这样,都没听他嫌麻烦过。

虽然喻文州看黄少天做了很多遍这道菜,但他还是认真地听着,不时点点头,附和两句。

 

眼里带笑,宠得要命。

 

一旁郑轩戳了戳宋晓,说:“你看喻队。”

坐在队长斜对面的李远一把拉住宋晓的胳膊,说:“别看,瞎眼。”

神队友,就是应该在关键时刻拯救同伴于水火之中!

好在这家店上菜快,不一会片好的烤鸭和配菜就上了桌。

郑轩和李远齐心协力,生硬的把话题转到荣耀这种不太容易让人拿出汽油和打火机的话头上。当然,聊天这种活动,只要有黄少天在,大家都可以省很多力,卢瀚文也会跟着前辈对上几句。其他人也乐得自在,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眼前鲜美多汁的烤鸭身上。

喻文州把几片肥瘦相间的鸭肉配着黄瓜条、胡萝卜丝和酱料用一张翠色的面饼仔细卷好,包成小枕头的形状,大小正好合适一口吃掉。

卢瀚文看了眨着大眼睛问:“队长,要包得这么认真吗?”

“恩,吃着方便。”说完,自然的把手里的肉卷递到了黄少天嘴边。

黄少天停下话头,低头吞了下去,含糊不清的说了句好吃。

全桌人,除了懵懂不清的卢瀚文,都痛苦的把头扭向了一边。

 

“他们,是真的没有感觉到……”

“是啊,一点都没有!小卢别靠他们太近。”

“闪瞎眼算不算工伤,这东西有没有保险啊!”

“压力山大,谁来给我回个血!”

 

 

“嗡……嗡嗡……”这边大家刚吃完饭,喻文州的手机就响了。

简单的讲了几句,喻文州收起手机。

“今天晚上要开会,我得先回去准备。”

“现在还在放假呢,这么用功。那晚饭呢?”黄少天说。

“不用管我了。”

“前辈不是副队吗?不用一起去?”年幼无知的卢瀚文问。

另外三人也想让黄少天跟喻文州一起滚蛋,你们快去闪瞎别人的眼吧求你们了,只可惜……

“少天?”喻文州笑了笑,“少天不用操心这种事情。”

“喂!你那什么表情,你那绝对是嘲讽的表情对吧!别躲!有本事你别躲!你们也笑!还敢笑!!不准笑!!”

黄少天,蓝雨副队长,因为话多被逐出会议室三次之后,就再也没接到过会议通知。

 

 

“可算回来了,给你留了饭,要不要吃?”

“恩,好饿。”

“那……是先吃饭?还是先吃我?”黄少天撩了一下不存在的长发,摆出恶心人的架势。

喻文州笑着亲了亲黄少天的嘴角:“当然先吃你。”

黄少天哼哼了两声,并不理他,接着问:“怎么这么晚?有那么多事要说吗?”

“恩,上了年纪的人话多。”

“哼!唧唧歪歪的大叔。”

喻文州微微侧了侧脸,挠挠鼻尖。

黄少天看到他标志性的小动作瞬间反应过来:“你刚才说什么?!我跟他们能一样吗!!!”

喻文州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嗯?有说你吗?饭呢?”

黄少天气鼓鼓的端出一盘温热的小笼包,一碗瘦肉粥,放在桌上,把人按进椅子。

“吃你的饭!”

喻文州是真饿了,从下午到晚上只顾着忙活,除了水什么都没来得及碰,一口气干掉五个才放慢了速度。

黄少天在他身侧,半坐在桌子上,安静的看着喻文州。

眼含温情,一室爱意正浓。


评论(4)
热度(59)
©落花生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