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Crowley X Dean]GET RID OF THE MARK

最后三集不看!编剧,我们不看!!


01


02

Crowley坐在他的“王位”上,听着朝臣啰啰嗦嗦的汇报,心里在想也是时候去搞一个像样一点的王座,给地狱重新做一下装修,添点颜色,别整天乌秃秃的不像样子。

哦,对,还要添点新鲜的刑具。

王座当然要找一个有历史,还要奢华一点能突显出自己好贵气质的。君临城那个颜色太暗,跟自己西服颜色冲了,坐进去估计只剩脑袋能看见。海神的嘛,泛着一股子鱼腥味,想想就……呃……呕!

Crowley打了个冷颤,正在汇报的魔鬼停住话头,以为他们的王有什么吩咐。

Crowley挥了一下手,示意继续,沙哑苍老的声音继续响起,平板没有起伏。Crowley在座位上换了个姿势,打起精神听了两秒,无趣的撇撇嘴,再一次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

“好的,继续盯着天使的动作,有第一刃的消息立刻汇报。”

挥了挥手,场内的恶魔都恭敬地行礼之后陆续退了出去。

要说Crowley没有尽心寻找他母亲的话,那还真是冤枉他了。除了恶魔不能踏足的地方,世界各地都有他的耳目,只有他不想知道,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而他母亲在哪则是他不想知道的事情,之一。

他大概是唯一一个不想除掉血印的人,原因有很多,主要还是,Dean更适合黑眼珠嘛。

对于Dean的血印,他能感觉到Rowena比他更加在意,不过说实话,似乎所有人,除了Dean以外都比他在意。

大家都知道他最后会死在Dean手上,或者说大家都觉得他会死在温家兄弟手上。要是站在自己眼前的是Moose的话,还不一定结果如何,但不论怎样,如果欺负了Moose,找上门的还会是Squirrel。

如果真的跟Dean到了生死关头,Crowley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选择,他觉得自己是自私的,自毁情结或者什么献身精神这种东西不能有,那么恶心矫情的感情不符合他的风格。不过现实还是要面对,他是不是会出手,会出几分力是他现在说不好的。可是谁说必须要有那么一天,如果Dean被血印吞噬,那不就可以一起一统天下了。

Crowley默默的念了一句:“地狱王和Dean Winchester。”

感觉不错。

如果真让Dean解除了血印,那搞不好还是要站到对立面上,这感觉就相当不对了。

Crowley当然会尽可能的延后这一刻的到来,最好是永远别来,可是如果真要死,最好还是死得,嗯……酷一点,被剁了脑袋或者化成灰烟再或者闪闪的小桔灯也比让他妈妈变成啮齿类宠物好得多。

说到母亲,Crowley砸了砸嘴,转转新到手的手机,是时候去把Moose从他发狂的哥哥手下救出来了。


拨出去的电话反复被挂断,看得出Dean是有多愤怒,好在地狱王有的是时间,耐心的按着拨通键,终于……

“Crowley!”

“嘿,Dean,你也好!想我了么?”

Crowley听到Dean不善的语气,知道自己肯定打扰他宣泄不满,不由得有些高兴,语气里也带上了欢快的调子。

“哈!哈!好笑,你找到Rowena了么?”

“关于我母亲,电话里不方便说,不如到上次的酒吧,跟你详细说。”

“你当我什么?傻吗?地点怎么说也要我来选。”

“噢,拜托,Dean!你觉得我这时候还会暗算你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听电话那头没有反应,Crowley继续说:

“我如果想要害你还用特意把你找到酒吧去么?干嘛不等你和不管什么东西打得两败俱伤之后去捡个现成,这种机会真是多的根本不需要预谋,再说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听筒里传来一声轻哼。

“好吧好吧,我是骗过你,不少次,但是最后不都没下手么!”

“是是是,废话少说,我到了之后给你电话。”

Crowley掐断电话里的忙音,对Dean的无礼只是无所谓的撇撇嘴,反正每次都会这样,习惯了不是么。


Crowley按照地址来到了一间破仓库前,要不是Dean的爱车停在外面,他是真不想进去。

Dean的品位实在不能忍,就算要找个偏僻安静的地方,好不好稍微有点格调,每次这么破破烂烂还散发着霉味就让人倒胃口。

刚一进门,兄弟俩从背后窜了出来,四道凶狠的眼神射向Crowley,饶是地狱王也被这么渗人的架势吓了一跳。

“嘿嘿嘿!是我,冷静点。”Crowley歪了歪头,看着一惊一乍的两人,毫不掩饰眼里的鄙视。

Dean看清来人,放低了手里的枪,抱怨了一句:“怎么这么久。”

Sam则依然举着刀,低声说:“Crowley。”

“Moose。”Crowley也同样压低声音,对着神经紧绷的Sam说到,“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小声?”

Sam眯起眼睛没说话,依然提防着Crowley会不会突然发难。

Crowley压了一下手掌,把Sam举在半空的刀放低,环视仓库四周。

“你看,Moose,这才是待客之道。”Crowley指了指空荡荡的墙壁和地砖,上下扫了Sam一眼,“别费心画那些符文,什么用都没有,就你那点本事也就够跳支探戈。”

一瞬间Sam的士气就被Crowley的不整整打散了,不耐的抿了抿嘴唇,知道自己又被这个烦人的地狱王调侃了。

“Crowley!”

“好了好了。”就知道在Dean眼前不能开他弟弟的玩笑,哪怕这么正经的话都会让这个弟控暴跳如雷。

“你说有Rowena的消息?”

“不,并没有。”

Crowley看着Dean瞪大了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心情很好。

“那你……”

在Dean发怒之前,Crowley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只要你的血印在,她迟早会出现的,与其关心我母亲在哪……”Crowley顿了顿,看着Dean气急败坏的样子,“你找到对付女巫的方法了么?我不是说那种躲在兜帽底下呜哩哇啦一通咒语乱念的疯婆子,我说的是真正的,会带来灾难级毁灭的……恩……疯婆子。”

“这不是我们要担心的,这是你要担心的,你知道你妈要干什么吗?!”Dean对Crowley这副不紧不慢的态度感到十分恼火,大难临头还这么悠哉,是觉得自己本事很大么!

“我当然知道她要做什么,大概……”

“是吗!”Dean突然提高的声音让Crowley有点吃惊,“那你知道她要杀了你?”

“嗯。”Crowley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

Dean看着Crowley面无表情的脸,没有放过他眼中闪过的一丝疑惑:“怎么,你不知道?”

Crowley倒是知道他的母亲不喜欢他,可是,杀了他?Crowley觉得着就算是对他母亲来说都突破底线了,毕竟自己还放她自由不是么,而且她到底有什么自信能对付得了他,哦,对,那本诅咒之书。

Dean看了Sam一眼,又看了看一脸不在状态的Crowley,顿时火气又上来了,Sam摸了摸鼻子,往后退了一小步。

“Rowena跟他达成的协议就是,用你的命换解除咒印的方法。”

“哦。”Crowley抬起头,看向Sam的眼神被仓库横梁的阴影遮住。

就算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难猜到Crowley的想法。对于试图杀了他的人,大概也只有Dean能从他手里生还,虽然不完全是Dean自己的功劳,而且Crowley也没试图赶尽杀绝。

可对Sam来说,大概这份让地狱王网开一面的殊荣完全是看在他哥哥的面子上,就算现在Crowley不会对他怎样,可说不准以后。

“所以你现在还觉得Rowena的行踪不重要么?”

Crowley看向Dean,大概有一秒钟的时间没说话,而后又恢复到了他油嘴滑舌的腔调上:“哦,Dean,你是在担心我么?”

被这么一说Dean也不好再紧逼下去,搞得好像自己真的担心这个混蛋一样,他死不死该自己屁事。

“随便你!”

说完,Dean就把头转向一边,不再看Crowley。

Crowley看了看气哼哼的Dean,又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Sam说:“那么,你们想通过我妈除掉咒印,我也想在我妈杀了我之前干掉她,这样也算是有共同的敌人了,不如我们放下之前的芥蒂……”

看到Sam一脸不赞成的样子,Crowley声音低了低:“我也不追究你试图杀我的事情,我们暂时合作。”

Sam见Dean同意了,即使觉得跟Crowley合作并不妥当,也没立场再反对什么。

“既然这样。”Crowley做了个手势想要离开,却见Dean看着他动了动嘴唇,一副想说什么又不想开口的样子。

Crowley微微侧了侧头,等他发话,过了几秒Crowley不耐烦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像是跟自己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搏斗一样,Dean才从唇缝里挤出一句:“小心点。”

Crowley眨了眨眼睛,嘴角不易察觉的微微扬起。

Dean无视了Sam一脸什么鬼的表情,回头出了仓库,等Sam再回头看Crowley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评论(7)
热度(10)
©落花生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