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Crowley X Dean]GET RID OF THE MARK

是的你没看错!!!!!! 

是Crowley X Dean,地狱王对温丁丁是真爱!!是真爱!!

有没有人吃我安利!!!

我C叔可帅可萌啊!!热圈冷cp要伤死了_(:з」∠)_

快来吃安利嘤嘤嘤!!!【就是发际线高一点。



 

01    

    Crowley看着清澈见底的海水,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这该死的天气好得让他烦躁! 

    嗯,要说烦躁,天太好确实是一个因素。其次,他对大海也没什么好印象,特别是在好不容易把第一刃藏进海底,再取回来,最后又落到那个天使手上之后,Crowley就对大海有着说不出的厌恶。

    当然,Crowley对很对东西都有说不出的厌恶,不在乎多一个两个。

    不过,真正让他烦躁的还是一遍一遍响起来的手机,铃声确实很好听,可是来电的人就……

    

    MOOSE!

    

    又是温家的弟弟!每次都是一脸呆相,同一种语气的说着“哦,我哥出事了,快来救救我哥,就算我死了也没关系,只要我哥没事”blablabla。 

    倒不是Crowley不想帮Dean,相反他还是很乐意跟Dean相处的,特别是得到血印之后的Dean比之前更加有趣,甚至希望能够跟Dean一起掌管地狱,收收堕落的灵魂,折磨几只蠢爆了的天使,扩张一下领土什么的。

    只是温家兄弟,特别是Dean对他的态度让他火大,他又不是那些神灯里的妖精,想让他做什么就要做什么,就算是妖精的愿望还有次数限制呢!

    每次摊上他俩的事刷不了好感度不说,还要担心自己的小命,每次帮了他们大忙之后Dean都是以“他是我弟弟”作为借口甩下他选那个小鹿,他们是兄弟还记得么!

    Crowley摇了摇头,好像这样就能把乌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海一样,黑着脸盯着大海。

    不远处的海面下大概是有石礁,隔着蓝色的水看不出什么,但一圈一圈的涟漪出卖了底下隐藏着的秘密。

    手上的手机再一次震动起来,Crowley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对准那片明显画风不一样的水域,将恼人的物件扔了出去。

    Crowley听着让人愉快的破碎声,在心里稍稍惋惜了一下刚入手的手机,反面太阳神教图腾一样的图案还挺好看。

    Crowley对着海面替手机默哀了半秒钟,拍了拍手,打了一个响指。

    

    “妈的!”

    当眼前展现的不是意向中的阴暗宫殿,而是破破烂烂的仓库时,Crowley愤愤的咒骂了一声,满脸假笑的转过身,对着Sam。

    “万分荣幸,应汝召唤。”Crowley顿了顿,咬着牙说,“Moose。”

    Sam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强烈冲动,先质问起了Crowley:“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噢,Moose……”Crowley摇了摇头,“这种话就连热恋中的小女生都不太会问了,我是你什么?出轨的男朋友么?”

    Sam皱了皱眉头:“什么?别用这么恶心的比喻,我是有重要的事……”

    “我当然知道有重要的事!”Crowley不耐烦的打断了Sam,用鞋尖划了划地上的咒阵,看了一眼不远处锈蚀的铁链,“没有重要的事鼎鼎大名的Sam Winchester怎么会找我!说真的,我们感情都到这份上了,你还用这种阵来招待我,是不是有点太见外了。”

    Sam摇了摇头:“谨慎点好,不是么。”

    “谨慎点好!”Crowley皱着脸学着Sam的语气重复了一次,手上比划了一下,“你们下次召唤我的时候能不能给点提示?万一我很不方便呢!”

    Sam看着Crowley下流的手势,虽然没见过,但眼前还是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了Crowley半裸的模糊画面,瞬间觉得有点反胃。

    “我给你打了很多电话!你还记得么!”

    “哦……”Crowley夸张的点点头,“手机坏了。”

    说完Crowley冲那条粗大的铁链努了努嘴:“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纯情的小鹿也有他狂野的一面。” 

    Sam看了看那条铁链,想着如果Crowley得知那玩意儿曾经锁的是他妈,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Crowley看着Sam那一脸苦闷的表情,放弃了继续调侃他的想法。

    太不经逗了,Crowley这么想着,说:“说吧,Dean又怎么了?”

    

    Sam大概给Crowley讲了一下血印和咒术书的事,表示Dean的情况不容乐观。

    “嗯,所以?”Crowley无所谓的摊了摊手,Dean如果真的变成恶魔,那也得受他地狱王的统治,所有堕落的灵魂都逃不出他的掌控。

    要说服Dean或许会费点事,可能还会损失几个人,但是Crowley对自己的说服力还是相当有信心的,只要Dean变成恶魔,最终无论如何都会受他的统治。

    不过如果Dean出于自愿加入他的麾下,或者跟他并肩,那就是另外一说了。 

    “嘿!”Sam不满Crowley在这种时候还一脸不在状态的样子,在他眼前打了两个响指,把地狱王从自己的幻想世界里拉回来,“你要知道如果Dean失去了对血印的控制,你是第一个遭殃的。当然,你从这个世界消失并不是个坏事。”

    “哦,Moose,你这么说我真是太失望了,忘了我们之间的情谊了么?”

    “还有个事你得知道……”Sam自动忽略了地狱王的自恋情节,接下来的话让他有些难以开口。 

    “嗯?什么?”

    反正不是什么好事,Crowley心想。 

    “我绑了你妈给我翻译咒术,可是她逃脱了……”

    “什么!!”Crowley瞪大了眼睛,面目过分狰狞反而让他有些滑稽,“你说什么!!”

    “我知道,她是你母亲,但是她确实是一堆极不靠谱的选择里最有希望的,我不得不采取一点手段控制住她,可是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挣脱了铁链,现在你是最有可能找到她的人……”

    “这不是重点!”Crowley简直要让Sam气炸了,“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Crowley抿了抿嘴,平复了一下情绪,根据Sam之前提供的信息理顺了一下思路,转眼对着Sam说:

    “你绑了Rowena——我母亲——要杀了你哥的女巫,还把带着血印重要线索的咒术书,还有记录者拼了命封印的辞典,交给了她!让她解开了血印的秘密,然后屁都没给你留下的,跑!了!”

    Crowley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吼出的。

    Sam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无奈的点点头,差不多就是Crowley总结的这样。

    “你是怎么觉得一条铁链就能拴住一个女巫的!”Crowley觉得现在猎人队伍的水准真是下降不少,“就好像你是怎么觉得这么一个破阵就能困住我!地狱王的!”

    说着Crowley捏了捏手掌,地上的图案闪了闪便消失得七七八八,只留下了一星痕迹。

    Sam往后退了两步,被Crowley逼到桌沿。 

    “你脑子进!水!了!吗!!” Crowley怒吼了一声,凭空带起一阵风,吹的熨帖的西装衣摆上下翻飞。

    Sam眯着眼睛捂着被吹乱的头发冲Crowley拼命摆手,示意他冷静。

    Crowley深呼吸了几次,脸上带上了阴郁的表情。

    “Dean有什么想法?”Crowley看了看空荡荡的房子,露出了明了的表情,“哦?你没有告诉Dean你干的蠢事。”

    Crowley点点头,在屋子里踱起步来:“我该说你什么?说你还算有点脑子吗?还明白Dean知道了肯定会反对是么!”

    Sam抚着额头,看着Crowley自己在屋里气急败坏的嘀咕,对于Crowley对他的教训他是一句也没听,他还不至于沦落到让地狱王,世界上最堕落的人来教育他。

    Sam其实对利用Crowley是有点内疚的,不过这不妨碍他遇到明显要损兵折将的事就把Crowley推出去。

    

    地狱王一向对Dean的事上心,用他可以称得上是扭曲的方式满足Dean黑暗面的需要。

    即便Sam再不愿让Dean接触那些,Dean也是有血印的男人,嗜血的欲望是扎根血脉的,想躲也躲不了。

    Crowley在这方面算得上是专家,谁让他是地狱王呢,对于Dean的帮助也是任何人都无法代替的。 

    Crowley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只是周身依然散发着怒气:“你现在就跟Dean说明白,让你的天使朋友留意一点,我的母亲不是什么好人……”

    Sam听到这微微瞪了瞪眼睛,吞了一下口水,Rowena确实不是好人,但是从她儿子口里说出来,还是很奇怪的。

    “怎么了?”Crowley看到Sam古怪的表情,有些暴躁,“这只是事实,对她来说是最好的赞扬!”

    Sam点点头,这种奇怪的赞扬是他不想理解的。

    Crowley白了Sam一眼,继续说:“关于女巫方面的东西是你们自己的麻烦,在你们做准备的同时……”

    Crowley停了停,抬起头看着Sam坚定的说:“让天使准备好第一刃。”

    Sam听了表情立刻变得凝重,而后又想起什么一样问Crowley:“那你呢?”

    “我?”Crowley莫名其妙的看着Sam,“明显的!我要去找我妈啊!” 

    说完Crowley凭空消失在房间里,留下Sam一个人,满面愁容。 

     


评论(12)
热度(17)
©落花生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