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塔之战 1

cp:双花、伞修、韩张

这篇是封龙的衍生,两篇各自独立。

怪物猎人世界观


1、古龙观测站

 

“孙哲平!我他妈杀了你!!”

“哎哎哎——乐乐乐乐,别激动!你听我说!哎!别真打啊!!会死人的!”

“你他妈别跑!!”

“乐乐你冷静点……”

 

“怎么了?”韩文清刚起床,就听见张佳乐那把枪一直响个不停。

“张佳乐要弄死孙哲平。”张新杰站在门口,有点无奈的回答。

“这次怎么这么严重?”

“谁知道。”张新杰转向门口,继续看着楼下的闹剧。

韩文清扒了扒短发,凑到门边跟张新杰一起围观。韩文清这一探头,发现凑热闹的人还真不少。其实观测站的独立小院不大,一共没住几个人,大清早的大家还没出任务,齐刷刷的围在顶层的回廊里,往外伸着脑袋,随着底下两人的动作来回摆动。

前两天下了雪,积雪还没化,孙哲平就穿了条长裤,精壮的上身暴露在寒冷的空气里,也不知是冻得还是早晨跑起来热得,赤裸的皮肤微微泛红。

“突突突突突!!!!!”

孙哲平被张佳乐一阵扫射,抱着头满院子乱窜。

“张佳乐穿的那衣服不是老孙的?”

“明显大一号,肯定是孙哲平的。”

叶修探着身子,伸长了脖子往下看,苏沐秋拉着叶修的衣领,防止他一头扎下去。

“你眼神儿好,你看看,他就穿了这一件吧……”叶修抬起头问苏沐秋,突然一拍栏杆,喊了一声。苏沐秋被他一拽,赶忙伸手揽着叶修的腰。

“哎哟!老孙难道把人给强了?”

 

孙哲平躲在树后面,不敢伸头。张佳乐端着缭乱对弩对着大树一个劲儿的突突,叶修这话一出,火力更猛了。

“卧槽叶修你能不能闭嘴!”孙哲平趁张佳乐上膛,一个箭步往前凑了几米,张佳乐直接抬枪对上了孙哲平赤裸的胸膛。

孙哲平举着双手,急火火的跟张佳乐说:“乐乐乐乐!别别别!!!别开枪!打死了可就没我这个人了!!”

“你!你他妈的!!”张佳乐气得满脸通红,轻弩拿在手上不住的颤抖。

看张佳乐这头发直竖的样子,要不是没上好子弹说不定真就一枪崩了孙哲平。

“好了好了,乐乐,我们回屋说好不好?那么冷的天,你穿这么少别冻着。”孙哲平按下枪口,伸手去揽张佳乐的肩膀。

“滚!少他妈碰我!”张佳乐挥手拍开孙哲平,转身回了屋。

孙哲平冲着楼上的人比了圈中指,追着张佳乐上了楼。

 

“他不会真把人给强了吧。”苏沐秋嘟囔了一句。

叶修看着张佳乐气冲冲的把门板甩在孙哲平脸上,觉得这个可能性相当大。

 

事实呢,还真就是大家想的那样!

孙哲平趁着月黑风高,借着酒后乱性,把张佳乐给办了。

这个事情,说来话长,起因能追溯到好几年前,那时张佳乐跟孙哲平还都在百花,当时的孙哲平就已经埋了邪念。

不过真正的导火索,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

 

两个月前,所有公会都是一片祥和,猎人们打打怪、挖挖矿、采采药、调调情。

直到有一天,猫车拉着一车的重伤员冲回霸图驻地。

猫车上不仅有霸图的人,还有几家别的公会的伤员,最多的还是商队的商人。因为伤势太重,营地治疗条件有限,猫车就把大家拉到了离营地最近的霸图。

起初看猎人们断胳膊断腿的惨状,韩文清还以为是遇上了雪崩,可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

张新杰带着医疗队救治的过程中,东拼西凑的把情况了解了个大概。

几队人都是在火山被不知名的怪物攻击,每个队都死伤惨重。而在这之前大家都没见过类似的怪物。生还者对怪物的描述很统一,是两只共同行动的飞龙,一头通体青蓝,一头浑身紫红,周身都围着无色的火炎,不等近身就会被灼伤,口中能吐出火焰,还能爆破周围的空气,威力比火龙一族的怪物还要强。

类似的怪物就连资深的老猎人都没见过,几个长老猜测,这种怪物最有可能的就是传说中的古龙!

这个灾难般的猜测就像是洪水一样蔓延了整个城市,不安的气氛笼罩着整个霸图。

传说里的古龙?可是能够破坏一整个城市的存在!

现在一下子出现了两头,还有这么强的攻击性,不管这猜测是真是假,古龙是否真实存在,紧张和惶恐的情绪飞速传遍整座城市,恐惧传染力比瘟疫还可怕,仅仅一下午的时间整个城市的人都惴惴不安,空气里压抑的气氛憋得人透不过气。

 

韩文清连夜召集了临近的几家工会,把龙人、艾路猫和人类聚在一起,商量对策。各方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气氛十分凝重,一时也没人先开口。

可紧张归紧张,问题还是要解决的。

“喵~”打破尴尬的是一只年轻的艾路猫,“虽然这两头怪物十分凶狠喵,但从描述来看,本质上还是飞龙种,我们抽出精英组成临时公会,按部就班的观测,然后再击杀或者捕获,应该没问题的喵。”

张新杰点点头:“这次死伤严重,不只是怪物的问题,我们也麻痹大意了,好几队商队觉得是安全期,都没有猎人保护。”

有人开头,进行起来就容易多了,几家公会的会长、队长都是痛快人,战斗带队经验都十分丰富,各家的核心凑一起,没多久就讨论出了应对方案。

“总之,在观测清楚之前,非战斗人员尽量不要走火山沙漠之类的炎热地区,非走不可的必须要找猎人带队。”韩文清作为观测队的领队,给商会和旅队提了注意事项。

“其实,我们现在也不能确定其他地区就一定没有危险,保险起见还是尽量找猎人队保护。”苏沐秋想了一下,觉得还是稳妥一些比较好。

可这却让部分商会十分不满:“你们要观测多久才能有结果?一个月?一年?还是十年?以后每次行商都要配猎人,我们这种公会不会义务出猎人队的商队怎么办?我们不赔大了?”

“啧,钱重要命重要?”叶修原本就是陪苏沐秋来的,无聊的趴在桌子上玩指头,一听这话直起身子斜了那人一眼。

“没钱哪来的命,你以为你们猎人吃的都是从哪来的?现在让我们无限期的等下去,这该不会是你们几家大商会的阴谋吧。”

大部分在场的人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如此恶意的揣测简直让人恶心。

“你这么想死还在这坐着干嘛?”

“你别以为你是斗神……”商会的人听了叶修的话立刻发了怒。

只是这反驳的话刚开了个头,就被孙哲平打断了:“非常时期有非常对策,回去跟你们自己的公会讨说法,别在这儿耽误时间。”

“大概就是这样,观测队的人留一下,其他人散会。”韩文清也看不惯那人的想法,又不能让大家吵起来,于是冷着脸把人都赶走了。

好在霸图队长威名在外,韩文清一发话大家也都乖乖的该走的走该留的留,一时间屋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稀稀拉拉的十来个人,虽然不都是同一公会的,但也都是老相识,谈起事情来也随意不少,张佳乐抱着两只艾路往中间凑了凑,开始了作战计划。

 

观测队分了龙人、艾路猫、猎人三个分队。

龙人和艾路猫费了大半天的劲,好不容易各选出了两位技艺精湛的,作为观测队分队的正副队长。

比起这俩队的选择困难症,猎人这边大家的意见出奇的统一。

本来,在场的资历最深的要数韩文清、苏沐秋和叶修,正副队长还可以选一选,不过叶修被大家全票否决了,包括苏沐秋在内,这样正副队长的责任就交给了韩文清和苏沐秋。

“喂喂喂,你们这也太过分了!”

苏沐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让你当队长,总有种要背着枪露宿荒野的预感。”

“沐秋,你……”

叶修话还没说完,张佳乐倏的站了起来。叶修张着嘴,被张佳乐突如其来的动作噎得忘了下半句话要讲什么,砸了咂嘴跟大家一起疑惑的看着张佳乐。

“韩队,换个位置。”张佳乐被大家盯着倒是没有露出任何窘迫,从容的挤进韩文清和张新杰中间,跟孙哲平隔开。

所有人瞬间恍然大悟,又默契的把目光投向了孙哲平。

孙哲平看着众人的反应,眯着眼睛摸了摸鼻子:“看什么呢?继续啊。”

“呃……刚才说哪儿了来着。”叶修食指敲了敲桌子,问苏沐秋。

苏沐秋换了个姿势,抬起手掩了掩嘴岔开了话题:“那建造观测站的事情还要麻烦龙人了。”

“在观测站建好之前,霸图会抽出一部分房间作为临时据点,队长暂时住在霸图,方便联络。”韩文清说完又跟苏沐秋商议了一下,布置了几个任务就散场了。

 

韩文清一宣布解散张佳乐第一个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孙哲平快步跟上去,保持跟张佳乐半米的距离,也不讲话,就这么一直跟着。

两人一直走到河边,张佳乐站在栈桥边上,回过头来看着孙哲平。

“这么久不见了,你也没想我?”孙哲平首先打破了沉默。

怎么可能不想呢?几年的搭档,举手投足间都是默契,怎么可能不想呢!

张佳乐这一路思前想后,根本没想好应该说什么。

在百花的时候张佳乐一意识到孙哲平对他的感情,第一反应就是躲。他自认为孙哲平的付出他回报不起,对于这么棘手的感情问题,没有完美的处理方法,只会躲。

今天再见到孙哲平,张佳乐心里是想亲近他的,可他的小动作让张佳乐很矛盾,眼神里的亲昵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可自己的感情并不像孙哲平那样,怎么忍心给人希望再让人失望。

孙哲平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失望,不过还是强打精神,眼里带着笑:“太晚了,回去休息吧。”

“好。”张佳乐点点头,继续往宿舍走。

过了好一会儿。

“你还好吗?”

张佳乐说。


评论(3)
热度(35)
©落花生生 | Powered by LOFTER